專題:肝惡性腫瘤的中西醫結合療法 作者:李政育
 
目前西方醫學的肝惡性腫瘤的治療,有外科手術,經皮穿肝血管內栓塞、經皮穿酒精注射、經皮穿燒灼、化學藥物治療,放射線治療,目前有人在試驗THALIDMIDE等內服藥,亦有肝移植,效果如何呢?如無配合中醫藥的使用,效果大多不盡人意。以肝移植來說,移植後症狀與肝腫瘤再發,或腫瘤的轉移性發作,或抗排斥藥對神經與各臟器的傷害皆導致移植效果不佳,續存率目前尚不很長。外科手術切除腫瘤的立即副作用,就是腹水、溶血、貧血、肝炎、高膽色素症、肝腎衰竭。經皮穿的血管內栓塞或酒精注射、或燒灼的立即併發症是高燒不退、胸肋滿脹、氣促、吸短、心或肺或肝瘀鬱血栓塞、水腫、腸不蠕動、心悸、便秘,肝炎、高膽色素症,大面積的肝細胞腫大、門脈壓力突增而體循環一下代償不及而食道靜脈曲張,致胃納不開,甚者有腦血管神經與精神病變,糖尿病的產生(由於肝糖的釋放太多與胰島細胞的瘀郁日久而萎縮所致)……。化療的藥物,本身就有肝毒性,除易有常見的藥物性肝炎外,尚有肝衰竭、溶血、貧血、多臟器弁鄋熄阨`、老化的提早,遠期的是腫瘤的併發。放療主要集中在肝炎、肝瘀腫的胸肋腸胃症狀,少數有溶血、或心肺鬱血、肝腎綜合癥。THALIDOMIDE 的長期觀察尚不明顯與顯現其作用,在個人的配合中,發現短期效果不錯,可協助將AFP降下一些,但不久反彈,長期觀察以後再補述中西醫對THALIDOMIDE的使用互相配合方法。
  外科手術切除肝腫瘤的病人,一作完手術,當自鼻胃管或口腔可以灌食水份或流質了,就應立即服下中藥,此時的處方藥以補中益氣或柴苓湯為主方,可酌加大青葉、板藍根、大黃,使用紫丹參於煎劑中,將人參與川七粉調入煎好的湯藥中,慢慢24小時冷服,或管灌完畢即可,如有喘與吸短則加入麻黃、杏仁。
  經皮穿肝血管內栓塞或酒精注射或燒灼的病人,相同的一作完手術,二小時後能喝水了,就將柴苓湯加方慢慢喝下。化療的比照「腫瘤中西醫結合療法」,看肝細胞受損與造血抑制,腎弁鄏荍@決定藥方,放療的亦以柴苓湯加方為主。肝移植的如無成打N快速死亡了,也不用中西醫ICU的結合療法,而無急性排斥的通常都會穩定一段長時間,除服用抗排斥藥外,竊以為不必予特殊藥物治療,如一旦有其他疾病,比照一般疾病療法即可。
  所有可能見到的各種西醫治療後的併發症與副作用,謹以拙著「肝惡性腫瘤經皮穿肝臟血管內栓塞後的變化與後遺症之介紹與中醫療法之我見介紹」乙文(如下文)來涵括,全部療法的介紹,彼此道理相同,不必一一另述。





















肝惡性腫瘤經皮穿肝臟血管內栓塞後的變化與後遺症之介紹與中醫療法之我見介紹
壹•前言:
肝癌HEPATOMA經肝內血管栓塞治療之後,易發生心悸、胸悶、氣急、喘促、胸肋滿脹、高燒、胃納差、噁心、嘔吐。或者有些人引發原有的消化道靜脈曲張處的血管破裂,或有些原即有上消化道手術過的疤痕,或原有的上消化道穿孔已愈合處,或原有消化道潰瘍處,因肝臟血管內栓塞後,門脈鬱血,肝腫硬而形成代償性大充血,破裂而引發消化道出血。
嚴重的肝癌血管內栓塞療法的副作用,是心肺栓塞或冠狀動脈梗塞,肺瘀與鬱血,心包膜積水,肺肋膜積水,或肝昏迷,腎弁鈰I竭而尿素氮、肌酸酉干、阿摩尼亞(BUN,CREATININE,AMMONIA)快速增生而尿癃閉。亦有上腔靜脈突發栓塞或鬱血者,亦有腹腔突大出血者,亦有腹腔動脈或下肢血管突發栓塞者,更甚者為腦血管栓塞,腦水腫,形成或半身不遂或死亡。更有極少數栓塞後形成下半身脊椎脊髓損傷性「截癱」( PARALYSIS)的,至于糖尿的產生是非常常見的了。
比較輕的肝癌肝臟血管內栓塞的副作用,為栓塞物的肝細胞灼傷,形成或高SGOT,SGPT,(T)BILI,(D)BILI,GLUCOSE,過高或過低之(T)PRO、A/G、HB、WBC、RBC、PLT、AFP、FERRITIN、R-GT。此時如果醫治不對,可能形成肝細胞灼傷後的壞死,導致AFP先稍降,即快速增生,並腹腔莫明原因的淋巴或血液的滲出,形成腹腔的水或血蠱脹甚者可見肝表面就像流汗一般的不禁滲血水。但血檢時則除AFP外,其餘皆幾乎正常,如果手術探查,會發現肝臟原來作栓塞處,極為成央A不但沒有復發腫瘤,也沒有轉移,但莫明其妙的腹腔血或水蠱脹,但不一定有足腫水。
也有可能光只作完肝癌肝內血管栓塞之後,沒有再作任何治療,此時有可能有前述現象外,亦有可能AFP慢慢降下來,半年或一二年之後,才發生腹水與足、陰囊水腫、由軟慢慢變硬,初期服用西藥利尿劑、血管擴張劑、維他命、或各種胺基酸,暫時緩解一段時間,但慢慢的這些藥物亦乏效,予注射大量高蛋白,初期亦有效緩解,但沒多久又無效了,最後就作腹腔內的血或水(淋巴液)的引流,初引流完幾天,極為舒服,但繼續的注射血漿或全血、輸液,沒多久就又大腫起來。因有第一次腹腔積液引流後的稍微舒服的經驗,病人往往會要求再作引流,如此引流反復二三次,就去世了。
也有些人在肝內血管栓塞完後,形成全身皮下大規模的出血,於昏睡中死亡。亦有腹胸頸間的體表動靜脈大量充血與鬱血,形成如紅黑電線,由頸胸到臍下,排列有序的縱列,頸動靜脈怒張,頭臉血管鬱血,粗如臥蠶,亦有些人手臂的靜脈浮張,最後是心腦缺氧,心搏過速而死亡。
消化道出血中,有血口鼻噴或咯吐出者,有便血出如瀝青之粘黑者,有自肛門口脫肛、痔瘡的肛裂大出血而死者,有由牙齒血刃而死者,亦有咳血、尿血而死者。如果原有泌尿道結核或糜爛,血管瘤、傷口者,即有此處而尿血不止而死亡。

貳•怎麼辦?

一•首先就高燒的中西醫的處理方法作探討,通常有高燒的肝惡性腫瘤肝內血管栓塞後的患者,如無特殊意外,大約七天到十四天左右可以自行緩解,如果沒有緩解,在西醫來說就不易控制,不是好現象,這種現象一發生,西醫通常會先使用冰枕,服用西藥退燒,一般皆用SCANOL。如經過七天以上仍未緩解,或在這期間,有特殊高燒超過攝氏四十度以上,或很明確的可以診斷出有其他感染,才配用其他抗生素,或有急性誘發肝細胞急性壞死或發炎,或產生有高AMMONIA,BUN,CREATININE 的肝昏迷或肝腎弁鈰I竭,才會考慮配合灌腸、大腸給藥,服用其他氨基酸,或苦薊根,或打纇固醇,或短時間的洗腎,給予牛膽汁製劑或半乳醣苷果糖(LACTULOSE)。
發燒時,中醫的診斷,可以當作藥物接觸性肝炎來看待,使用苦寒退熱,清肝利膽,清熱解毒的方法來治療,使用方劑可以用黃連解毒湯、或當歸龍薈丸、龍膽瀉肝湯、枝子柏皮湯、葛根芩連湯、大柴胡湯、柴胡清肝湯、小柴胡湯、柴苓湯……諸類方劑來配合,加入大青葉、或板藍根、或用丹參、或加蒲公英,或青蒿、知母、地骨皮的少陽熱。
如果高燒不退而有身重痛、頭痛、畏寒的表症出現,可看有否喘(注意:此喘為氣喘的喘,非肋膜積水,亦非心胞囊積水,亦非上腔靜脈栓塞,亦非肺心的動脈或靜脈栓塞的喘),如有氣喘,可加入麻黃、杏仁;如服SCANOL之後會流汗,則改用加入玉桂、杏仁、厚朴以治氣喘。
如果有肺肋膜積水,劇其喘為如鵝引頸,為柔痙,應加入五苓散,再加入葶藶子,或加入苓桂朮甘湯,再加葶藶子,將茯苓、澤瀉至少開到八錢一兩,葶藶子至少亦八錢一兩以上。如嚴重的肺肋膜積水,西醫肝膽腸胃科會會診胸腔外科,作肋膜積水引流。在引流期間,仍可比照前法用藥,引流結束之後,則為肺肝陰虛、血虛、兼血虛發燒,可改用治血洶隤k,以何首烏、當歸、兔絲子、沙苑子為主方,加知、柏、麥、地、地骨皮、青蒿,並兼加入少量二苓、澤、葶藶子的方式。西醫通常會加入利尿劑。
如果光喘,但無熱,或日晡發潮熱,寒熱往來,則改用柴苓湯,如有胸肋滿脹痛,或腋下,或胠脅痛,則加入元胡、木香,此為橫膈膜筋攣,水停胃外,或肋膜積水之懸飲症的治法,所用的參,要用丹參。如已作引流之後,無燒,但胸肋滿脹之喘,吸短,則可丹參、元參並用。
如喘之因心胞膜或縱膈腔積水所致,當然,在西醫會會診心臟或胸腔內科,或胸腔外科,或服用利尿劑、強心劑,嚴重的心胞膜積水,胸腔外科通常有可能先作針筒抽吸,如尚積水,可能會作心胞膜切開或切除,或再作心胞膜引流。如在未作引流之前,中醫可加入五苓散於前方中,更須再加入葶藶子、防己、黃耆,有熱屬心火者,其舌必絳紅則要再加入生枝子。此時不准加麻黃、杏仁,可加紫蘇子或萊菔子,或莧菜子,葶藶子仍是八錢一兩以上,防己要用漢防己,也是八錢一兩以上,黃耆用北耆,約一兩半到二兩間。
如為上腔靜脈或肺心栓塞之喘,則應改方子為加入補陽還五湯或柴苓湯合併補陽還五湯(按:本人的處方為黃耆二兩、當歸、川芎、赤芍、丹參、銀杏葉各四錢,川七粉三錢),再加澤舍、葶藶子。此方亦可用在肺栓塞,或冠狀動脈筋攣、栓塞,急性栓塞之燒、喘。此時會會診胸腔科,一般會開ASPIRIN或尿激酉每、利尿劑、血管擴張劑、抗生素。
如果經過上述方法的服用,仍然高燒一直過了八、九天仍不退,仍表證明顯,中西藥配合也頂多能撐個四、五小時,此時可濃煎人參,一次三錢,當開水喝,每次的三錢人參,可燉二次(用電鍋)用寬直高腳中型碗公,裝入一半的水,外鍋加入水到碗的外側高度1/3~1/2間,電鍋跳起即可置涼,慢慢服用。)第二次燉完之後,將人參渣咀嚼吞服。
人參三錢燉液,一次服用半碗,經過胃腸一吸收,立即退燒,並且胸肋滿脹、喘悸、吸短,立即停止。並不再寒熱往來,此時黃連解毒湯,SCANOL皆不用再吃了,只要每天服三錢人參的燉湯即可,當然此時的中藥調養方劑,可服用小柴胡湯或柴苓湯加青蒿、地骨皮、丹皮、知母,用元參與丹參,川七、人參,少量大黃與麻黃。
在初栓塞封閉作完的發燒而喘時,如用中藥粉配合,則胸肋滿脹、心悸、吸短,氣喘之喘,可配服麻杏甘湯或大青龍湯、或越婢湯。
這時候就有一個嚴肅課題,人參能不能一開始發燒即加入,竊以為有兩種考慮角度,一為立即加入人參、川七各三錢於煎劑中。柴苓湯或柴苓湯再加芩連柏子中,或再燇三錢人參湯當開水同時服用,另一思考角度即讓肝腦進入緊急的栓塞後的脹、滿、喘、悸的狀態中,讓人體免疫與所補進入充分動員中,必須用黃連解毒湯,先將肝細胞栓塞封閉之後的發炎,門脈瘀腫,橫膈膜筋攣緩解,腸蠕動正常時,方可加入人參,同時要加入川七,原因在於作封閉栓塞之後,肝整個皆處於瘀血,鬱腫狀態,一方面對被栓塞而壞死,缺血缺氧而水腫之肝,快速回滲其水腫,一方面則緩解正常的肝細胞不要瘀鬱而引發門脈與胃、十二指腸、食道之血管瘤之破裂出血。此時要辨別有否胸腔積液,或栓塞於心肺,可作血氧濃度分析,照胸部X-RAY,並作二十四小時心電圖監視。並且對大便,小便能小心觀察,看有否出血早期我持不贊同一作完栓塞或手術或注射酒精,立即予人參、川七,但本文修正於民國93年2月中旬,目前我較常用第一種方法,人道治療嗎?
封閉栓塞之後的腸蠕不良,更會誘發便祕與胸肋滿脹,因而於前述方劑中,應加入酒浸馬蹄大黃,其量以能維持每天二三次大便為適當量。不要加芒硝,亦不可用牽牛、商陸、大戟、芫花、蕘花、巴豆之類通便利濕劑;火麻仁或桃仁、杏仁、郁李仁類之通便藥,無利膽、平肝之效,只是增加腸黏液,無通便消積脹之效,亦不可用。市售番瀉葉茶或西藥的番瀉葉素軟便藥亦無效。灌腸亦只能稍解一下,又不再解,胸肋滿脹,腹脹依舊。
酒浸馬蹄大黃,係自己買馬蹄大黃,以台灣稻香料理米酒微量浸洒於其上,等稍滲入,即將已滲入酒的大黃切下,慢慢浸,慢慢切,等到一定數量之後,用烘乾機約四十度烘乾,儲存使用,一般由五分開始用,慢慢加到維持每天兩三次大便,除非病人堅積太甚,一次立即予三五錢,否則作完封閉栓塞的腹脹、便祕、只須由五分開始,絕對會解。
以下談如果燒退了以後,仍胸肋滿脹,怎麼辦 ?此時人參湯照常可以喝,可改用柴苓湯予以長期服用到AFP已經降到正常之後的一段時間,甚至於有將進入第二循環的AFP將高起來的現象時,才將柴苓湯停下,此時用的柴苓湯,其柴為北柴胡,桂用桂枝或玉桂子,非用玉桂。若脹氣,可加萊菔子、枳實或枳殼、內金,用丹參,不用再加元胡,木香,加亦可,我習慣加,如果再度AFP高起,且尚未進入有實質肝腫瘤出現,此時可加入乾薑、附子、玉桂,其AFP自可降下,此法亦可用於栓塞或腫瘤經放療後肝腫瘤細胞分解過程中的AFP,或注射干擾素後遺高AFP、FERRITIN。
如果不用柴苓湯,可改用香砂六君子湯,但參仍用丹參,用木香,研槌砂仁,可喝人參湯。
平時保養的中藥處方、可用四神熬爛,加糖當點心吃,如果無牙齒可咬,可改用四神粉。台灣有種新鮮蓮子,而菱角、藕、荷葉、荷梗、芋梗、浮萍、菱殼湯、菱葉、蓮蓬皆可熬來當菜,或零食,或調味置涼,當開水服用。
鰻、鱔、土魚剎、花跳魚(彈塗魚)、蟹、文蛤、淡水蛤、鮭魚、生魚片、大小牡蠣、烏賊類…,皆大有助於肝內封閉栓塞後的調養。海帶、海藻、昆布,不加人工甘味的海苔亦佳。不用忌油膩,越不吃油膩,膽汁越不分泌,越容易形成高膽色素症、肝瘀硬。營養非常重要,營養越差,越形成腹水,血中蛋白濃度偏低,易形成肝昏迷。因此,各種堅果(乾果)類食物應多吃,以糙米、薏仁、黃豆煮成乾飯吃。蛋、肝、腦,各種海鮮皆應吃食。但不要暴飲暴食,亦不可飲酒,西藥能停儘快停掉,有毒癮與藥癮的人,應儘快停掉,除非極有必要配合的胃腸科藥物,如後期的腹水,要加入各種氨基酸,否則連胃乳也應想法停掉。維他命可改吃各種肝、或新鮮蔬果、或紅棗來獲取。

二、再來讓我們繼續談消化道血管瘤腫大或破裂、或腹胸皮層的動靜脈瘀鬱血,或牙、鼻、氣管、食道、肛口、輸尿管、陰道,……的出血。當腹胸皮層的動靜脈鬱瘀血腫起時,如一下突然服下太強且劑量太重的補氣或補陽藥物,極易形成全身性皮下或消化道大出血,或心肌缺氧,或腹腔出血致腦貧血、或發燒,或腦血管瘤破裂,或頭臉熱,或全身皮膚捫之熱,但體溫卻沒有隨著升高,或反而體溫下降,血壓下降,昏睡中自然死亡,沒有痛苦的,無任何腹水或掙扎的,好似極安祥的死亡。尤其有低plt而凝血障礙,更或已經脾臟切除或脾臟與肝臟放射照射,並服用類固醇而效果欠佳者,更易如此形成的死亡。
消化道或牙、鼻、喉、氣管、尿道、肛門口的出血,或陰道與子宮出血,通常連續出一段時間,急性期通常一二小時的大量,再轉少量,微量而自止,如果此時無因大出血而突然死亡,往往會因貧血,血容量不足而昏睡,高燒、膚黃,過一段時間的慢慢調養,可慢慢恢復到自理生活,但便成高膽色素症,高尿素氮或肌酸酉干,或高SGOT,SGPT,形成中醫所稱的「女勞疸」或「黑疸」,此時如突然吃入十分飽的食物,不用多久就又引發大出血,必須食物營養豐富,但只吃六分飽,藥物也必須量少且每劑藥方,須分多次慢慢口嚥含服下,即一帖藥共煎成約三碗,慢慢分多次,一天服完即可,每次頂多不超過一大口,二十四小時服完一劑,每藥中不管什麼處方,都必須加入少量大黃,原則上是維持每天能有二三次大便,一方面促進腸蠕動,抑制大腸粘膜對BUN,CREATININE的反吸收,一方面抑制腫瘤新生,溶膽,消肝炎,溶除代謝廢物的阻塞於中樞神經細胞或纖維,或對肝腎細胞硬化,導致之肝昏迷,腎弁鈰I竭。三方面減低門脈壓力,有效糾正門脈-------體循環與食道靜脈曲張或其他地方的再出血。
通常急性出血期,如純由中醫來急救,可先採取針灸「定針」手足三里的方法,可收急速止血的幼纂C再依出血之部位不同,加選其他穴位,例如牙鼻之血刃,可加合谷或尺澤;喉嚨氣管者可加三陰交,陰陵泉;肛門口者可加合谷或百會,尿道或陰道者,可加太沖、或內關、懸鐘、太溪。
西醫急診腸胃科,通常皆先輸血、輸液,再對出血口燒焊,尤其如併有胃轉移或胃十二指腸潰瘍之大面積出血者,更需燒焊等血止之後,對血管瘤腫處作血管內局部注射栓塞,但往往越栓越多,或越栓越轉移到胃壁,越易引起大出血。如輸液與輸血太多,又易引起水腫、腹水、腦水腫,或高燒,或低溫,或心博過速,或心博減慢,或血壓過高,或血壓過低,時日稍久就進入大腹水,加入大量利尿劑或高量白亦無效,此時往往作引流,引流第一次後極舒服,但一二週即再產生,尤其如果引流後又輸入大量血漿與輸液,短時間內又引發大腹水,又作第二次引流,如此的反復人道性治法,頂多引流二三次就往生了。
中藥對於各種出血的治療,極為有效,急性期可用黃連解毒湯加乳香、沒藥、川七、大黃、側柏葉、藕節,血止後,可分幾個方向考慮用藥,第一個是先用丹參、赤芍、川七,各藥各三錢,將丹參、赤芍以水五六碗,煎成一碗左右,調入川七,待冷涼後,每次口含頂多一湯匙,一天之內慢慢服完,此為一天的劑量,長期服用到各種出血或血管瘤皆已無,此時至少已過半年、一年以上。
第二個是使用聖愈湯加乳香、沒藥、川七、黃芩、大黃,每藥頂多三錢,耆用北耆,頂多用八錢一兩,不可多,而各種出血或血管瘤之人,若黃耆一次用量太大,例如二三兩,即極易誘發其他血管瘤破裂,或原破裂處再破裂,或皮下瀰漫性大出血,昏睡中而死亡;也是冷服,可用八碗水或六碗水,煎成兩碗左右。
第三個考慮用藥方法,是使用香砂六君子湯,加入川七或三稜、莪朮,有時加入黃芩,有時可加入少量的干姜、附子、玉桂,人參與丹參皆可用,但干姜、附子、玉桂量應少到一二錢間,姜附桂中的姜,量應先少,慢慢再加,附桂對消化道無直接刺激其血管瘤出血的副作用,乾薑會刺激血管瘤的潰瘍面,有潰瘍未誒癒者,服乾薑會有刺疼與灼熱感,如開乾薑,最好能少量外,再加生搥萊菔子就不會了,過量的乾薑會讓病人先覺得胃上脘或食道中有灼熱懸心、善飢感,再下去如果沒有將乾薑減量,或加入黃芩與萊菔子,極易在短時間內就再度發生消化道大出血。原則上乾薑和附子的量如總量為一兩,應加入三錢的黃芩或黃連,或黃柏,但是初出血的病人,如要加入薑附桂,應自一錢開始,一開始就應加入黃芩三錢,大黃五分,此後看出血如無再發,可將附桂經約一二週後調至三錢,除非此種出血是慢肝,誘發肝硬化與肝癌,且封閉時間已經過至少一二個月以上,才可以在短時間內,將附桂調到五錢,但超過三錢後,應再加入黃柏或黃連,此時要詳細監測AFP,以及看看有無「血蠱」的產生,如有腹水可再加入茯苓、澤瀉、豬苓、淮山、大小金英、薏仁、芡實之類而消;如為血蠱則不可再依此法,只可改為柴苓湯加川七,用丹參,皆少劑量,桂則用桂枝即可,頂多用玉桂子。
第四個考慮用藥方向是,如果此疾已拖數年,可直接使用十全大補湯,或腎氣丸、右歸飲,加入川七,用人參與丹參,乾薑、附子皆照用,或兩方合用,但劑量皆應輕,每藥頂多一錢到二錢,要加入大黃、黃芩、大青葉、板藍根,注意開胃口,不要讓地黃、當歸之類藥物形成胃納差,因而要隨時注意加入內金、二芽、萊菔子,尤其仙楂要小心使用,仙楂會促進胃酸分泌而過度灼傷胃壁的血管瘤或疤痕,盡量不要用。
第五個考慮用藥方法,為摸不著頭緒,不知開何方,此時可考慮用通經活絡方法,例如牛膝、碎補、續斷、茜草或蒲黃、寄生、寄奴、元胡、三稜、莪朮、鬱金…之類藥物,加入乳香、沒藥、川七,如易午後或日日甫發熱,則加入丹皮、地骨皮、青蒿、知母,此法對栓塞後的血管瘤,或出血後的肝腫瘤調養,其效果有超乎想像者,當然劑量要輕,每藥頂多二三錢。

三、再來讓我們談,如果一作完肝內血管栓塞封閉之後,立即發生高SGOT、高SGPT,甚或形成猛暴性肝炎,SGOT、SGPT高到一千以上,高膽色素症時怎麼辦 ?
此時可比照藥物性肝炎來看待,不用管它原有何型肝炎。藥物性肝炎、化學接觸性肝炎的病人,只要清熱、平肝、活血化瘀,即可快速緩解肝炎的急性或猛爆性發作,中藥治這種肝炎的方劑極多,如大柴胡湯、小柴胡湯、柴苓湯、茵陳蒿湯,黃連解毒湯、龍膽瀉肝湯、當歸龍薈丸、小陷胸湯,各種承氣湯、葛根芩連湯,各種瀉心湯,或芩連四物湯…之類方劑。如果不是同時有高AMMONIA與BUN、CREATININE,亦無快速增高的(T.)BILI,也就是說不是肝內微細集膽管與微細輸膽管瀰漫性栓塞,引發膽汁完全悶閉在體內,一般來說,只要使用前述方劑,就可以快速緩解症狀。有些人喜歡再加入大青葉、板藍根、黃水茄、蒲公英…皆良好。如有用到參,一定要用丹參。
如果SGOT、SGPT降到一定程度,例如300到500間,就不再降了,就有三種考慮角度。第一種為脾氣虛的病患,要使用香砂六君子湯或四君子湯,五味異打略岔的方劑,加入芩、梔,便祕或高膽色素症者,加入大黃。第二種考慮角度為肝血虛,可用四物湯或聖愈湯,或血洶銵A加入芩、梔等。第三種考慮角度為肝腎陰虛,要用六味地黃湯,或知柏地黃湯,或八仙長壽丸,或左歸飲…,加入芩、梔、何首烏、黃精、兔絲子之類,當然這些養肝腎之陰血藥皆可加入前二種方劑中。所有方劑皆丹參與黨參或人參同時使用。
如果使用前述方劑,SGOT、SGPT與更是高起而不降,形成快速的高AMMONIA,與進入高(T)BILI,BILI由三五,快速進入十、二十,更進入三十、五十,形成全身黑如木炭的高黃膽症,此時病人可能有二種極端,一種是非常的清醒,一種是自BILI高到十五左右,即進入昏沉或昏睡,或昏迷,或神昏譫 語與或穢語。此時就要考慮快速改變方劑,首先在前述方劑中,加入乾薑、附子、玉桂、大黃、忍冬藤、丁豎朽、蒲公英……之類,能增加肝腎血流量,延緩肝細胞的硬化與壞死速度,一方面抑制肝臟對AMMONIA與BUN、CREATININE的製造量,增加大腸蠕動,與大腸吸收弁鄋漣磻謘A溶除肝臟高膽汁性栓塞,溶膽汁使自腎臟與大腸快速排除,並解除高代謝廢物對神經細胞與傳導弁酮※坁漱z擾。而乾薑、附子、玉桂要快速增加到五錢、八錢、一兩,甚或一兩半,使基本生命先維持住再說。人參亦快速加到五錢、八錢,甚一兩以上。大黃則慢慢加到每天有二三次以上的大便。
如果這個方法還不能快速降低血中的高AMMONIA與BUN、CREATININE、(T.)BILI,則可改用五苓散加乾薑、附子,用玉桂、人參、川七,加大黃、忍冬藤、丁豎朽、黃芩或黃柏,如此可由二陰之通利,維持肝腎弁鄐ㄟI竭,亦可將代謝廢物抑制生產,增加排除廓清量與速率。或者用桂枝人參湯、真武湯之類方劑,加入本法中的藥物。其中茯苓、豬苓、澤瀉、白朮的量至少皆要八錢到一兩二左右,丁豎朽、忍冬藤八錢。
如果用了此兩種方法都無效,可再考慮二個方子,一個為吳茱萸湯或溫經湯,一個為腎氣丸或右歸飲,或右歸十全合方,皆加入附子、乾薑,玉桂、人參、丹參、川七、大黃、忍冬藤、丁豎朽、黃芩或黃連的方法。如果這個方法用了也無效,我只能說對不起,等研究通了再來醫,不過目前也只有剩下幾天或一二週的生命了。
通常在高BUN,CREATIONINE,AMMONIA,(T.)BILI,的病人,有時在服用前述方法所開方劑之後,會短時間的快速下降,過一二週後,立即快速爬昇,二三週後,或處UN,CREATININE降了,AMMONIA也降了,但BILI不降,反而越來越高,縱然加入大黃到一兩以上、生枝子一兩以上,或再加入大量的真品雄膽,每天三五錢,頂多一天也只大便個兩三次,BILI高到五十以上,再加入黃水茄或枝子,薑附桂加到一兩以上,亦無效時。唉!此時亦只有作最後的祝福了。
或釵酗H會問,肝惡性腫瘤作完血管內封閉療法,開如此大劑量的方子,所產生的藥效,不會將各處血管瘤撐破,引起大出血嗎?我的答案是不會,只要慢慢的,快速加重劑量,大黃隨時配合加重,萬一大黃加重而腹泄嚴重超過十次以上,則可再加入二朮、二苓、澤瀉,將水份自腎與膀胱排出,此時就變成有溶膽、減腹與門脈壓的弁遄A亦有將代謝廢棄毒物分由兩陰排出的效果。

四•再來讓我們來探討,如果一作完肝內血管栓塞之後,立即引起高R-GT,高FERRITIN,怎麼辦?
沒關係,FERRITIN偏高,如無急性肝硬化,或急速肝昏迷,只要SGOT,SGPT降了下來,通常慢慢會自降,包括R-GT、Z.T.T.、CCF,在內。如果急速肝硬化,或肝昏迷,使用「三」之方法,通常隨著乾薑、附子、玉桂的量的增加,亦會快速降下來。
但是,萬一長期處於溶血狀態,長期低HB,PLT的狀態,且高R-GT,FERRITIN,不管薑附桂怎麼加重劑量,縱然再加入鹿茸,人參,或旱蓮草,酒浸竹七,懷牛膝,也是HB,PLT也昇不上來。或是方劑改成聖愈湯,或補中益氣湯,來加入前述補陽且造血,生血的藥,也是昇不高,此時亦只有配合西藥的類固醇,或血球生成素,或輸血,先求緩解症狀,一邊作這些西醫治療,一邊中藥作前述方法的治療,等HB高到12~15間了,plt高到15~40萬間了,再將類固醇,或血球生成素,或輸血的頻率,慢慢減少與減量,中藥繼續服用,以求能維持基本造血量,則亦可有效緩解R-GT,FERRITIN的偏方。但輸血會增加AMMONIA與 BUN CR引致腫瘤覆發速度加快。
通常人體是HB的昇高,BUN,CREATININE會自動降低。HB高起來,FERRITIN不一定會降低,但FERRITIN的降低,HB絕對會高起來。AFP高起來,R-GT,FERRITIN通常也會高起來,但如AFP繼續高到幾千或幾萬了,R-GT,與FERRITIN會不會無限制高上去呢?不會,頂多R-GT高到二三千就不再高了,FERRITIN則也在一二千左右就自停了。
R-GT,FERRITIN與BUN,CREATININE的昇高,亦無絕對正比關係,但長期的高R-GT,與FERRITIN,BUN,CREA,絕對會形成低HB。日久則令人萎黃、心悸、擅震、胸肋滿脹,或胃納差,或胸腹水,或喘,或欲嘔,或頭眩,或重聽,或癡呆,或反復幾個動作,且動作呆緩,視呆,言大聲而不自知。

五•如果作完肝內血管栓塞之後,形成或溶血,或凝血,怎麼辦?
也就是說形成高HB,高PLT,或低HB,低PLT的現象。高HB與高PLT,有時候可遇到PLT不是只在四十萬個以上,而是七八十萬,或一百三四十萬以上,此時的病患,如果不能快速糾正血象,極易在短時間內,形成血管栓塞,尤其腦與心臟、腎、肝內微細血管、肺,皆大規模栓塞,全身肌膚先靜脈浮凸起,如蚯蚓一般心跳急速,臉紅脹或瘀紫,而眉間闕中之下的山根的血管粗如小姆指,喘、或全身瘀腫,腹脹如覆盆,或急性大出血。或沒有出血,但心腦缺氧而突然去世。或者全身皮下仿如被亂拳毆傷一般的發瘀紅紫青色,亦昏迷而死亡。
如果低PLT(十五萬個以下),則是各種血刃血,由少量慢慢變大量而死亡,輸入再多的血亦無效的患者,比比皆是。怎麼辦?吾人可分別高PLT與低PLT二種情形分別討論,首先討論高PLT。高PLT的病人,應先停掉神經內科用藥,如果無使用神經內科藥物,則應停掉類固醇,或其他荷爾蒙劑,包括女性荷爾蒙在內。如果西藥停掉了,經過二三週亦無在增生,此時亦應將西藥的造血抑制劑停掉,一般皆為抗癌化學針劑的口服。如果抗癌口服藥停掉了,而PLT亦沒上昇,此時就不用再服用任何中藥了。
高PLT的非肝癌病患,一般皆為藥物性居多。如果沒有服用任何藥物與健康食品,而PLT仍高,此時可考慮為骨蒸熱或血熱;如超高的PLT,進入100萬以上,則為陽越。骨蒸熱或血熱,可用小柴胡湯或知柏地黃湯或地骨皮飲,加入青蒿、地丹皮、丹皮、知母、牡蠣……的方法。如為陽越,則為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或健令瓦湯,加青蒿、地骨皮、知母、丹皮的方法。
如果高PLT,已經過各種西藥的化放療,亦是超高,則於前方中,加入少量的乾薑、附子、玉桂,即可有效降下。另有一個考慮的角度,是瘀阻有熱,使用桃仁承氣湯,或抵當湯,或大黃@虫丸,朴硝盪胞湯,復元活血湯……等通導化瘀法,來糾正血象。
注意的事是,所有使用到地黃的,皆為生地,芍藥皆生赤芍,各種礦物皆為粉末。牛膝皆懷牛膝。
低PLT的肝癌患者,一般皆為營養不良、減肥、忌口太多,或藥癮者,或精神抑鬱之病患,或西藥尤其化學針劑、抗生素、抗血凝劑……等的長期服用者。如果不是,則應考慮肝腎的內分泌有問題,導致骨髓造血不良,不知造血或脈血症,溶血性肝硬變。肝癌病患,不管有無作血管內栓塞,皆會在末期誘發不是高PLT、高HB,就是低PLT、低HB。而作了肝內血管栓塞的人,有些人突然大發不是高PLT、高HB,就是超低的PLT與HB,高者已述如前,低者則於此討論。
中藥促進PLT與HB製造的藥極多,方劑可選補脾胃的香砂六君子湯或歸脾湯,或補肝血的聖愈湯,或血洶; 補肝腎之陰的左歸飲,或肝腎之陽的右歸飲; 氣血兩補的十全大補湯。此四方向一依辨證論治法,確定之後,可加入人參、牛膝、竹七、鹿茸,或是旱蓮草,或菟絲子、沙苑蒺藜、鹿膠、龜膠。
不管用那個方子,皆應加入乾薑、附子、玉桂,如薑附總量為一兩,應加入黃芩或黃柏三錢,大黃維持一天二三次大便的量。藥方中不准加入川七,亦不可加入乳香、沒藥、琥珀。竹七可用酒浸後,烘乾研粉,調藥喝下,一日三錢。竹七會通便,因此方劑中要加入蒼朮或澤瀉才行。此方劑一定要先加入半瓶米酒先泡上半小時或一小時以上,再加入至少八到十碗水煎成三碗,人參用粉,送藥下。
鹿茸如用細茸,則研粉,與人參粉調勻後,送藥下。於用鹿茸粉之同時,亦可同時使用鹿角膠,或粗鹿茸,加入湯藥中同煎,鹿角膠則藥煎好後再烊化。
含有生地、當歸、何首烏之藥,長期久服會令人胃口泥滯,可於方劑中加入內金或二芽,或二朮; 又易溏便,可於方劑中加入二朮、二苓或澤瀉。

六、如果作完肝內血管栓塞之後,形成急性腹水或腹血蠱,怎麼辦 ?
腹部血蠱(鼓)起,皆先由氣脹、胃脹、胸肋滿脹開始,食少、體倦、納呆、胃上月完連及臍上下脹,然後再發腹肌與腹膜、腹腔臟器間的空氣滲入、分離,此時臟器間已開始有微量的水或血水的滲入,不再回流,是氣蠱(鼓)之始。氣蠱(鼓)如沒有快速控制下來,自氣鼓之全面澎發,腹圓滾,拍之如鼓之響,腸子蠕動異常,或腹瀉或便祕,一直到水(血)份的充分滲入,形成水(血)鼓,拍之振水聲,二者之時間距離,視病患營養與治病過程、治療得當與否作決定。
病人營養狀況良好,平時多攝食蛋、肝、腦、魚貝類、堅(乾)果類,四神、糙米、薏仁、黃豆或赤小豆者,自氣鼓進入到血(水)鼓的時間距離較長。營養忌口太多(甚),導致血中蛋白濃度偏低者,自氣鼓到血(水)鼓的時間短。有手術作過腹腔內的大規模面積的探查或治病者,其自氣鼓到血(水)鼓的時間較短,尤其肝臟手術切除腫瘤者,必須將腹膜大面積的剝離,極易發生肝惡性腫瘤復發,或手術後的營養不良,或手術後的長期靜脈輸液,或靜脈餵食之下,快速產生腹水。一般來說,手術過腹腔者,最後幾乎都會產生腹水; 沒有作過腹腔手術者,腹腔積液較輕,但自陰囊以下到足趾的腫,極為嚴重,甚至於有坐站則水嘩啦有聲的自腹部流入足,躺臥又嘩然有聲的回流到腹部,病患與家屬皆可清晰聽聞。
不管AST、ALT與AFP多高,血中(T)PROTEIN偏低者,會快速形成腹水,R-GT高者亦形成腹水速度快,Hb偏低者亦快。如果AFP高到幾萬,但血中(T)PROTEIN、Hb、PLT皆適當偏高,腹水幾乎到死亡前才會有可能發生,也有不產生腹水,但慢慢黑乾瘦而慢慢炸銦B死亡,死亡時像黑乾木炭一般。
有手術與常打化學針劑與輸液之肝惡性腫瘤病患,死亡速度較純中醫療法者為速,放腹水者之死亡速度亦快於無放腹水者。
作完栓塞的肝惡性腫瘤病患,縱然高燒期可能延長到一個月以上,而AFP亦高,但皆不可為了要抑制AFP,而開入大補陽藥物,如乾薑、附子、玉桂之類,亦盡力不在短時間內開予以右歸、腎氣或十全之類方劑;如已有腹水、氣鼓產生,頂多在柴苓湯中使用玉桂,或丹參與人參同時使用,人參則可自三錢慢慢加到五錢、八錢。茯苓、豬苓、靈芝類的真菌類藥物,大劑量的開列,不易導致腹水加速,亦不易形成便祕,因此柴苓湯中,應將二苓加重,澤瀉強心利尿效佳,葶藶子、萊菔子、紫蘇子、車前子,皆有消氣水脹鼓,且通二便之效佳,如果在大劑量柴苓湯使用中,有發生便祕者,加入大黃,大黃的通便可以讓病人忍得住,不像朴硝(芒硝)的逐水自大腸出,病患易大便失禁,且不吃又不能大便。
香砂六君子湯合併五苓散,用玉桂、丹參與人參併用,加入黃芩與少量大黃,是一個氣鼓在肝內血管栓塞初期發生者,醫師處方時所應考慮的方向,於柴苓湯與香砂六君子湯的方劑中,皆可考慮加入元胡或三稜、莪朮,但非絕對。
香砂六君子湯或五苓散合併血洶隤漕洏峞A對氣鼓、水鼓、血鼓,皆為有效方劑之一,當歸’、首烏、沙苑蒺藜、菟絲子之劑量應重到八錢一兩以上,可加入人參與丹參。
如果經過長期治療,才誘發腹水的病患,可於前三個方劑中,慢慢快速加重乾薑、附子、玉桂、人參的量,大黃亦逐日加重,甚者可偶爾加入少量的黑白丑,或偶用紫金錠(太歲墨)粉,一錢分四次,調醋服下,每天一次,亦可將紫金錠粉用醋作成小丸子,用前述藥湯送下,以維持一天有三四大便為適當劑量。
大黃與紫金錠合用,並不會增加腹瀉次數,但對腹血或水的實鼓有緩解作用。大黃與巴豆合用,亦不會增加腹瀉,於腹血或水脹鼓之病患,可考慮以大黃合巴豆的丸子,當作治鼓助劑,用其它方劑送下。
單純的使用大陷胸湯,十棗湯,三黃寶腊丸,紫金錠,舟車神祐丸,疏鑿飲子,雲南白藥之陸青節方,皆為治肝惡性腫瘤所致之氣鼓,水鼓,血鼓之大忌,但如果少量置放前述治療方劑中,當作助劑偶一為之,一見有效立即停藥,並依然以前述方劑繼續服用。鹽與暈腥不必忌口,只求新鮮即可,如水可自出,縱然有腹水了,也應大量攝飲,不會因而加速腹水量,反而可因代謝速度加快,而減輕腹水,並改善生活水準,此點與傳統中醫古籍記載不太相同。
如果腹水,但沒有高BUN與CREATININE,此時不一定必須加入丁豎朽、忍冬藤、蒲公英,或紅樹林的根,或鹿仔樹葉的根(疑為木者實子的根),或埔鹽根……之類清熱解毒,並可抑制BUN,CREATININE產生之藥物。如果腹水兼有高BUN,CREATININE了,也可於前述方劑中,加重乾薑、附子、玉桂、人參、大黃,即可將BUN,CREATININE有效控制下來。
初栓塞後的病人,如AFP高而開與大劑量的乾薑、附子、玉桂,會令腹水快速產生,AFP先會快速下降,繼而反彈驟昇,例如栓塞前如AFP5萬,栓塞後變5000,服用補陽藥後,可能降為3000再立即回昇到4千、5千、7千、8千,甚至于上萬,此時如作手術探查,會發現肝腫瘤並無惡化與增生,栓塞部份也已充分萎縮,但莫明其妙的大量釋出AFP。並且也有快速產生腹水,但一樣的結論,血中蛋白濃度極正常,血紅素也正常,手術探查亦正常,可是也是莫名其妙的腹水快速產生。玉桂對腹水的產生刺激程度低,且治療肝性腹水效果極佳,可惜價格太高,薑、附皆會影響腹水的滲出,與AFP的釋出,中醫的病因與二者作用關係待研究。
市面流傳螃蟹燉童尿;或搥切螃蟹與赤小豆同煮,吃赤小豆飯,啃螃蟹肉,當然用尿當煮螃蟹之助劑,其效果比用水為佳。
喝尿,或有人生吃豬牛膽(剪破出汁);或將人、或牛、豬之膽汁引流出體外,稍煎熟,自口中服下,會在短時間內大量腹泄,而達到消腹水之目的,但服下之後,腹泄稍止,即應改依辨證論治,立即變更處方,於腹水又大到一個程度,可再用膽汁內服法,作腹水之逐水峻劑。每次所用的膽汁,至少要有一二百西西,煮沸之後,一次喝光。此法比甘遂、大戟、芫花、蕘花之副作用少得極多,幼艦蝷j多,不一定要用熊黃膽汁,而且新鮮的比乾品有效,每次量亦須極大,病非幾分的熊膽可奏效,因而我還是主張用豬或牛膽汁,可以反覆交替使用,配合辨證論治的方劑,可非常有效的充份調控腹水,不用作引流。但病情拖久了,病人還是會逐日萎縮,終至死亡。但在個人臨床上所見,中醫方法確比西醫作腹腔水份引流,其副作用與生命的延續,安寧的照護,臨終的品質,皆優於西醫的引流法。
客家莊有作草蓆或大甲帽之「鹽草」(藺草),其花為蒲黃,其根為蒲黃根,皆對腹水有緩解作用,可在藥物中適量加入。
腹水與反覆作腹腔積液的引流,越引流越形成「四末脫清瀉數行」,頭臉手足瘦巴巴,光大一個肚子,心跳數急而短,無氣以動,動則氣高,且吸短而喘息抬肩,如鵝引頸。如再引流下去,則會使手足厥逆冷,神昏或昏眩,汗水如珠在上半身或頭臉,此時如予服大劑量參附湯,或人參四逆湯,病人可能發生快速回溫,心清,但三五小時之後即死亡。如予小劑量的救脫藥,則手足逆冷與昏睡中而死亡。到這種階段,是否仍有藥物可用呢?我是束手無策。其他人我不知道。
儘量少輸液,縱然剛作完引流亦儘量不要輸液,如一定要輸,也盡量少用,越輸液腹水也越快產生。縱然要打高蛋白,也盡量只打高蛋白,不要配合輸液。口腔給水的效果,比輸液好,且幾乎沒有副作用,對腹水的產生有延緩發作的效果。各種營養針劑的注射,都只會加速腹水的產生,與加重肝惡性腫瘤的惡化速度。
人道治療的嗎啡等麻醉劑,對病痛減輕有效,但對死亡速度的加速,有相當促進的效果,如果病人能耐點痛,或用針灸止痛,反而病人大約死亡前半天才會進入昏迷,然後無特殊痛苦而去世。

參、繼續努力
相信由本文所述,大家應知我不反對肝惡性腫瘤的開刀或肝內血管栓塞法,只是如何在西方醫學主流中,找出中醫療法,來讓病人能快速控制病情,延長壽命,維持良好的癒後生命與健康品質,高品質的安寧照護,這種「輔助」與「互助」療法,私底下摸索出一些,僅提供大家參考。但病人最後還是往生了,治療的盲點極多,有待繼續努力實驗之處亦極多,懇切希望中西醫同道,能互相虛心共同合作,為病患服務。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