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尿毒成因與中醫治法 作者:李政育
 
壹、傳統分二種類型
  依目前西方醫學的病理論述法,尿毒分成腎前氮質血症與腎後氮質血症二種。腎前氮質血症通常指腎小管以前的腎臟各種疾病,長期惡化形成尿素氮,非蛋白氮、肌酸酐的偏高。尤其尿素氮與肌酸酐的偏高,在目前西方醫學幾乎認為是不可逆轉的腎細胞病變,除了靜待惡化到一個程度再洗腎,沒有其他方法。
會引起腎前氮質血症的病變,大都與腎臟的細胞、腎臟的內分泌有關的病變,例如:腎絲球體炎的急慢性發作、長期慢性腎病變綜合徵、紅斑性狼瘡、白血病、惡性貧血、長期高血壓、長期糖尿沒有控制好、嚴重紫斑、間質性腎炎、心源性肺病、肺源性心臟病而形成肋膜積水或心包膜積水的時間久,而沒有控制好,或長期的間質性肺炎、骨髓空洞症、腎動脈的痙攣或腫瘤……都會引發腎臟細胞的實質性萎縮、纖維化或絲球體底部的代謝物沈澱。
絲球體底部的代謝物沈澱,最有名的是骨折時,肌紅蛋白會循著血液循環跑至腎臟或阻塞腎臟微細的小血管,或對絲球體的底部沈澱就像水壺的壺底久積之後的壺垢,導致廢物不能由腎臟排泄。其次像中風的人,其神經的麩胺酸會大量沈澱於腦、腎與神經間,形成纖維化,變成尿毒不能排出。又如有些人血中小栓子太多而無法自我溶血的人,如滯積於腎臟,也會形成腎細胞的缺氧壞死,而形成尿毒。更有些人吃藥成習,或吃錯藥而對腎細胞形成藥物性腎炎,腎細胞膜由水腫,而玻璃樣沉澱,而硬化、萎縮,對尿素氮、肌酸酐的濾過弁鄑C下,導致尿毒。例如抗癌針劑的使用,干擾素的注射,特殊抗生素的使用,類固醇的長期使用,中藥的雷公藤或重金屬之經氣化過後的產品長期大劑量的服用……都容易引起腎弁鉆篚閰坁疑蘆咿妗ヰ╮B腎萎縮而形成尿毒。
會形成腎後氮質血症的原因很多,包括腎小管的反吸收弁鄐荓j,將已經過腎絲球體過濾的排泄物,如尿素氮、肌酸酐、尿酸、阿摩尼亞……反吸收回人體,不讓代謝出體外。或腎盂腎炎導致腎水腫或嚴重腎結石導致腎水腫,或輸尿管狹窄或阻塞性腎水腫,或腎與腎盂、輸尿管、膀胱的惡性與良性腫瘤的壓迫或浸潤或轉移,形成腎細胞或萎縮、囊腫、空泡、或水腫、或長期大量出血……而形成腎尿毒。或者結核性輸尿管炎或碎石機在震碎石時,連帶震碎或震破腎臟,造成腎細胞實質損傷所形成的尿毒………皆會引起腎弁鈰I竭。這種腎弁鈰I竭與腎的絲球體無關,與鮑氏囊也無關,這一部份稱為腎後氮質血症。
貳、傳統分法不夠週延,至少應有七型以上
   傳導對尿毒的分類以腎前、腎後氮質血症分法不夠週延,至少尚要
包括下述五種以上的原因,謹提出供大家參考,並請大家指正:如將述腎
前氮質血症稱為第一型,腎後氮質血症為第二型,以下所述稱為第三型到
第七型。
 第三型為肝因性氮質血症;由於肝細胞的表面接受體的酵素缺乏導致代謝出過多的太大顆粒的尿素氮與肌酸酐,不能通過腎絲球體的細胞膜的代謝。或肝硬變的後期,對肝臟所產生的毒素無法有效的排出,肝臟或無法自血液循環排入腎臟或無法自膽汁中排出,鬱於肝細胞內的尿毒。或肝硬變與癌變的肝昏迷,或藥物性肝昏迷,尤其有釵h抗癌針劑,一打進體內,就形成了高血阿摩尼亞,與高尿素氮,高肌酸酐,這種情形的損壞,雖不損及腎臟,但會立即形成尿毒。又如肝臟彌漫性微細集膽管的栓塞形成高血膽色素症,這種高血膽色素症往往高到四、五十以上的總膽色素,尿素氮在短時間內高到一、二百以上。有些肝腫瘤使用血管栓塞封閉療法的人,會形成脾胰的萎縮或造成高血糖與高尿素氮,高肌酸酐。有些人因肝炎而打干擾素,而形成高甲種胚胎蛋白,高r-GT,高鐵蛋白,高尿素氮與高肌酸酐,這種現象的損傷也集中在肝臟。有些後期的肝腫瘤或嚴重的肝血吸蟲性病變、全身性淋巴腫的象皮病……都會引發肝因性高氮質血症。
第四型為大腸粘膜反吸收太多。本來要從大腸排出的尿素氮、阿摩尼
亞、肌酸酐,因大腸粘膜吸收太多導致血中所儲藏的濃度偏高,形成高氮質血症。這個原因所引發的高氮質血症就是目前中國大陸所號稱,治療尿毒已獲重大突破的部份,湊巧治療這一型的主要藥物-大黃,也有強肝利膽,溶膽作用,所以連帶對其他型的高氮質血症,在初期仍稍微有能力自我修復階段,只要外力推一把就可穩定一段時期的病情,服用中醫所稱的攻竣療法的藥物,有效的原因即在此。食物中或膽汁中的排泄代謝物中,本來就有釵h氮的代謝廢物,正常人可以不被大量回收而順利排出,對於特殊大腸粘膜回收弁鄐荓j,長期便秘的人,或粗纖維攝取太少的人,極易因糞便的停留太久,在大腸內過度發酵而產生過多廢物的回收,這一型的高氮質血症病患較好醫,只要保持天天有一次以上的大便,最好是維持一日有二、三次的稀溏便,症狀就不再惡化。
第五型:為異常血管內分泌所形成的高氮質血症。這一型的病人有越來越多的趨勢。依常人血管內分泌來說,血管內膜或各內臟會製造釵h藥物,進入血液中,一方面負責臟腑組織細胞壞損的修補,一方面抑制廢物的停留或沉澱於血管內,就像自來水管的自淨能力不足,形成青苔一般,例如血中胞漿素、尿激西每、腮腺素、攝護腺素……的不足,就會導致膽固醇、血栓、血斑塊、中性脂肪、尿素氮、肌酸酐、尿酸……的異常沈澱或形成大顆粒的物質,離不開血管壁,不能讓細胞吸收、消化、使用或排出體外,長期缺乏這些人體所必須的血管內分泌,就會形成為高氮質血症。
第六型為腦神經內分泌與神經接受體、神經傳導弁鉦妤`所形成的高氮質血症。這種病例,隨著國民年齡日漸長壽而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另外,頭顱外傷的增多,各種精煉食品、合成或萃取的食物、人工甘味食品的增多、重金屬的沈澱、農藥與抗生素的使用、輻射的傷害……讓腦神經在自己老化過程,產生過多命令肝臟合成大量的尿素氮、肌酸酐、阿摩尼亞等廢物,並且抑制了血管內分泌的正常恆定,抑制了大腸與腎的正常排泄,抑制了汗腺或呼吸道對廢物的排除,腦神經內分泌的缺乏,無力自我代償與修補,而形成了高氮質血症。
這種腦神經內分泌的不足,或腦神經接受體的親和遲頓,或腦神經傳
導阻滯,所產生的高氮質血症,極為棘手。
第七型為各種重症病患的末期、各種腫瘤後期,與重症病患末期,都會引發腎弁鈰I竭,產生高氮質血症,形成尿毒,然後快速死亡,這就是中醫所稱「久病入腎」的道理。當病人進入這個階段,如能予有效的中藥治療,尚可延長一段時間的生命或維護死亡前的生命尊嚴。例如間質性肺炎,形成心喘悸、全身瘀紫、貧血、血氧交換不全,血氧濃度偏低,日久導致腎弁鈰I竭而去世。如紅斑性狼瘡,縱然目前西方醫學用類固醇或奎寧之類藥品小心控制,只要時日稍久也變成腎細胞實質性壞死,腎弁鈰I竭,變成高尿素氮、高肌酸酐、低蛋白、低血紅素、肺肋膜積水、腹水、全身水腫、喘悸,而接受洗腎,洗了一段時日也慢慢的驅體弁鄍頹而死亡。這種久病入腎的情形,初發高尿素氮質血症時,趕快配合中醫療法,往後尚可緩和一段長時間,甚至幾年、幾十年不發作。例如糖尿病病久變成尿毒,可一邊醫糖尿,一邊增加腎臟毒素泌出量,並抑制尿素氮與肌酸酐的合成量,形成了清熱解毒兼補陽、溶血、通便同時進行的一種療法。
參、尿毒治法粗探
   依前述尿毒分類,知道尿毒的治法,並非像大陸中醫界在找特殊藥方一般的單純,依個人粗略心得,可分成以下七大體系:
 第一種型是一般分類腎前氮質血症者,可分二種型,第一種為補腎陽兼清熱解毒、活血化瘀,主方為右歸飲或腎氣丸加乾薑,用玉桂加川七、鹿茸、人參、丁豎朽、忍冬藤,或再加蒲公英,或鹿仔樹根、含羞草、水筆仔根……之類能抑制尿素氮、肌酸酐合成的單味藥。第二為補脾陽加活血化瘀、清熱解毒,主方為香砂六君子湯、桂枝人參湯、實脾飲、理中湯、附子理中湯,再加入川七、用玉桂,加乾薑、天雄、忍冬藤、丁豎朽、蒲公英……之類藥物,要說明的是,所用乾薑、天雄,至少都要開五錢,玉桂三到五錢,人參初用三錢,慢慢加重五錢,川七也三錢,用粉。人參可用粉,亦可口含化,忍冬藤、丁豎朽、蒲公英之類至少開到八錢到一兩之間;如以北黃耆當開水喝,每天的量也要二兩以上。而乾薑與天雄總量為一兩,至少要加入黃芩或黃柏、黃連的量三錢。如為糖尿所引發,可加入桑白皮五錢到一兩半之間,或加入生石膏粉一到四兩,知母五到十錢。如有便秘則加入酒浸大黃,原則上由五分慢慢開,以大便能維持每天二、三次以上為目標,可慢慢加到三錢至八錢。而乾薑、天雄的用量由五錢慢慢調到八錢、一兩。如水泄則逐漸減去大黃,加蒼朮四、五錢,澤瀉五錢到一兩半之間,又有利於排尿與強心。對糖尿病有特效的藥物如健瓴湯、知柏地黃湯加入龍眼根、或土芭藥根、或土橄欖根、或桑白皮、或桑葉、或玉桂、或生石膏粉等有特別幼纂C
如有肺肋膜積水、腹水、全身水腫現象的尿毒,不管有無配合洗腎,可用五苓散或育生柴苓湯加乾薑、天雄、葶藶子、麻黃、黃耆、忍冬藤、丁豎朽、蒲公英、人參、川七、大黃。其劑量是五苓散為各五錢,用玉桂。茯苓開八←→一兩半、炒葶藶子八錢、麻黃三錢。鹿茸對高肌酸酐能有效緩解,用細茸粉即可,由一錢慢慢加到二錢,除非貧血嚴重甚可加到五錢,調藥湯下。澤瀉開一兩半,北耆可當開水服,一日二兩左右。忍、丁各一兩;人參粉與川七粉為各三錢;薑、附五錢,再加黃柏三錢,用蒼朮代白朮,加大黃酒浸,維持能每天二、三次的排便。
第二種型為腎後氮質血症的用藥,除輸尿管與腎或腎盂結核所產生的尿毒,須要使用治骨蒸法加活血化瘀於初期,後期仍要以補腎陽來進行之外,大部分腎後氮質血症的病患皆可用滲濕清熱,補陽,再加川七、人參、蒲公英、忍冬藤、丁豎朽、大黃之類藥物,常用的如五苓散、八正散、五淋散、清心蓮子湯、梔子柏皮湯、知柏地黃湯……之類,治小腸與膀胱經濕熱方劑,原則上是要劑量大到每天能尿出二、三千西西以上的尿,因此只要小便解得出,就必須每天大量飲水,至少四千到六千西西以上,不能忌口,飲食的營養品質太低,會更貧血,更加速腎萎縮的速度,尿毒更易惡化,只要不是暴飲暴食,均衡飲食,蛋、肝、腦、魚、貝類、乾果類、四神類、糙米、黃豆、薏苡仁這一些對人類健康的主食,都應攝食。於此再向各位同道提出一件目前市面上的同行間的錯誤,就是「冬蟲夏草」對尿毒有效,但只有真正的冬蟲夏草有效,目前市面上有五種號稱是冬蟲的藥,只有金雞牌的才是真品,其包裝為紅絲繩小包紮成一小捆,三、四兩包成一大捆,其餘的偽品冬蟲,都會令尿毒快速惡化,包括「亞香棒蟲草」、「涼山蟲草」偽品在內,對尿毒病患,會形成藥物中毒性的尿毒,並加速尿毒正常的病患的腎衰竭速度,千注意、萬注意。
另外,腎後氮質血症的病患,容易出血,因此須要加入一些乳香、沒
藥、川七、知母、梔子之類。
另外,對心肺積血、積水所導致的尿毒,亦可在用藥上歸入此類,例
如育生柴苓湯、五苓散、木防己湯、麻黃加朮苓附湯、桂枝加苓朮附湯(用玉桂)再加前述藥方,防己對心包膜與縱膈腔積水能有效緩解。
第三種型肝因性的尿毒治療,非常複雜,一般來說,初期的猛爆性或急性肝炎,引發的尿毒,可用大柴胡湯或黃連解毒湯、龍膽瀉肝湯加入大黃、乾薑、附子、忍冬藤、丁豎朽、蒲公英,用玉桂的方法來治肝炎,兼增加肝臟血流量,抑制尿毒與阿摩尼亞的產生。時日稍久,就要用桂枝四逆湯(用玉桂)加大黃、人參、川七、黃耆、忍冬藤、丁豎朽,其劑量可用到每一藥八錢或一兩,或一兩半以上。大黃原則上由二、三錢,慢慢加六錢以上,以量大到每天三、四次浠溏大便。川七開到三-五錢就夠了;人參可慢慢加到八錢、一兩;黃耆二兩到四兩間;薑、附、桂可開到八錢,加到一兩半間,再加黃芩或黃柏三錢到五錢間。尤其對於肝內阻塞性彌漫性微細膽管栓塞性高血中膽色素症與尿毒症,其血中膽色素有高到五十以上,而尿毒一百以上,仍未死亡,依此法,可以有效緩解與延長壽命一段長時間。
至於肝內血管栓塞封閉療法,進行肝腫瘤治療的病患,有些人引發急
性肝衰竭、脾萎縮的尿毒病患,初栓時用柴苓湯,日久則比照前方,加入大青葉、板藍根、丹參、桑白皮、生石膏粉,一方面抑制肝細胞不再快速壞死,一方面抑制肝糖與肌糖的釋放,一方面排除阿摩尼亞與尿素氮,並抑制其合成量。
   化學治療惡性腫瘤病人,導致藥物性肝昏迷、腎衰竭的病患,則應
用五苓散加大黃、四逆,用玉桂,加人參、川七、忍冬藤、丁豎朽,可快
速將高血中阿摩尼亞與尿毒氮、肌酸酐抑制下來並排出體外。
肝硬變的後期可用十全,或右歸,或二方合用;或桂枝茯苓丸加三稜、
莪朮、當歸、乾薑、附子、玉桂、加兔絲子、枸杞子、何首烏、大黃、黃芩或黃柏的方法,有效緩解一段時間。如腹水嚴重,則可用五苓加右歸,再加其他藥物法來配合。玉桂與附子能有效抑制甲種胚胎蛋白,與消化道癌胚抗原的產生,能抑制腫瘤的活動。對低血中蛋白濃度的肝硬變後期病患,可加入人參、白果、大小金英、淮山、兔絲子,或以四神、八仙糕當食品吃,代替米飯。
第四種型為腦因性尿毒或尿毒性腦神經病變因腦壓高致眩暈、嘔吐、
噁心。血壓高、平衡障礙、顫抖、心悸……,的病患,有五個小型,第一型為大柴胡湯合併補陽還五湯,再加清心牛黃丸或安宮牛黃丸(按:馬伯良)。第二型是健瓴湯,有少部份是桂枝加龍骨牡蠣湯或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型。第三型為益氣活血小複方。第四型為育生五苓散(腎炎方),加天麻、全蠍、蜈蚣、白僵蠶、大黃、卜硝。第五型為育生半夏天麻朮散加方。
有少部份的人是小柴胡湯加加元參、青蒿、知母、地骨皮、丹皮、梔
子、土茯苓者,其藥的加減法,與前幾法相同。
第五種型為大腸粘膜的吸收過度型,可用大小承氣湯、桃仁承氣湯、抵當湯、大黃庶蟲丸,朴硝盪胞湯或四逆湯加玉桂、大黃、黃芩,然後再加前述的人參、川七、忍冬、丁豎朽……之類。
第六種型為異常血管內分泌型,中醫稱為「寒瘀型」,這是中醫的專長,只要任何一種活血化瘀方中加入乾薑、玉桂、天雄、大黃、丁豎朽、忍冬藤……之類藥物或於前述各方劑療法中加入活血化瘀藥物皆可以治療。
第七種型為各種末期疾病與癌腫瘤病患,此型只要用十全、或右歸,或參附湯,或桂枝人參湯(用人參)或真武湯、育生通經方、育生柴苓湯、半夏天麻白朮散……加乾薑、天雄,用玉桂、加川七、大黃、忍冬藤、丁豎朽、黃芩或黃柏,加蒼朮;如過度貧血與骨轉移加入細鹿茸粉、人參或配打E.P.O.,頭痛、眩暈加天麻或川芎、或吳茱萸,發燒加青蒿、知母、地骨皮,癲癇抽搐加全歇、蜈蚣、白僵蠶其症狀自可緩解一段長時間。
肆、結論
   中醫常稱「辨證論治」,沒錯,治療尿毒須就原因分型分類,再決定怎麼治療,沒有特效藥,能夠增加臟器血流量,抑制尿素氮與肌酸酐、阿摩尼亞合成,增加腎臟排除尿素氮的藥物,即可緩解病情,改善生活品質,延緩惡化速度,對初期急性的尿毒,可達到完全治癒的效果。但每藥劑量皆很重,例如茯苓要開到八←→十二錢,澤瀉也一樣,忍冬藤、丁豎朽至少要五←→八錢,人參粉由三錢慢慢加到五、七錢皆可。
   在此另提補中益氣湯、歸耆建中湯加乾薑、附子、人參、川七、黃柏、用玉桂、加丁豎朽……之藥物,對於游走腎,蛋白尿引發的尿毒,大有幼纂A我就曾遇到過一位急性尿毒病患,洗腎七次才吃藥的,尿毒已癒,但病患有尿血,尿蛋白一直反轉不癒,才發現是游走腎引發,改用補氣、補陽法後,才痊癒。因此對尿毒病患,不能一開始就立即予以洗腎,應找出病因才決定如何進行治療,否則一洗腎就一輩子,除換腎外,永無翻身之地。但如外感併發急性心肺腦的積液,應緊急作血液透析,並一面透析,一面內服中藥,待症狀完全緩解了,再慢慢停掉洗腎。

上一頁